二维码
急救电话:6235120

    离不开的医院 回不去的家

    时间:2019-03-20 09:05 来源:精神科 作者:任世金
           顺着病房窗户望去,家就在不远处,但不知从哪刻起,他们回不去了。精神疾病患者,永远是在人们恐惧眼神下绕行的一群人。
           在精神病专科医院走廊里,从来不乏到处走动的病人。有人蹲在角落,手里的书半天也没翻动一页;有人被几位“朋友”包围着,兴奋地描述着“当年勇”,众人附和着笑。似乎每个人都在努力改变着什么,但当他们转头看向外面,却又眼神迷离。更多“健康人”也习惯在走远后回头看几眼他们,眼神里无助,或怜惜。
           “女儿曾连续扇我11个耳光”,一患者家属像我倾述。 “孩子连着扇了我11个耳光,我心里的第一感觉是对不起孩子。”
          父亲痛苦的诉说,每次病情发作,她就像变了一个人。 “要打就打我吧,不疼。”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嚼着苹果的女儿。
          对于很多精神疾病患者而言,施暴对象大多都为亲人。在回忆起儿子第一次打自己时的场景时痛苦的诉说着,那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自己不疼,但心疼儿子。精神病患者情绪压抑、愤闷,于是攻击他人作为一种宣泄手段,而有些精神病患者出现幻听、幻觉,或者出现思维、推理误判,总是觉得别人在说他坏话,或者要对他不利等,于是产生攻击行为。最让患者痛苦的是病情稳定后,会为自己的行为道歉、愧疚,但是在行为发生时依然不受控制。
          回忆起那年春天儿子刚得病时,依然满眼泪光。21岁的儿子在一觉睡醒后突然开始胡言乱语,每天对着学校寝室窗户自言自语,时不时傻笑,室友发现了不对劲。两天后,在老师办公室看见我时,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爸,你回家吧,等我挣钱了就在城里给你买房子,随后蹦跳着跑了出去。把儿子接回家后,每次问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开心的,儿子都会很不耐烦。直到有一天凌晨,儿子还站在院子里傻笑,在被我叫着去睡觉后,一直很孝顺的儿子拿起院子的铁锹开始追着父亲打。自己被儿子一铁锹拍在肩膀上,直接就躺在了地上,过了几分钟,儿子缓过神,哭着抱起父亲到床上。我们没办法,哭着报警求助,和警察一起把孩子送到了精神病医院。
           也许,精神分裂患者最难过的,莫过于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对家人的伤害,却不能控管自已。
          “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没有病,每天在家大吵大闹,就是不想吃药,有一次拿着刀对着自己,挟持家人把药全都倒在了厕所。”笑着说,其实,很多得病初期的事已经不记得了,还是母亲一点点讲给他听的。与之对应的是,精神科病人好起来很难,需要漫长的观察和治疗,而且大部分患者依从性并不好,出院后经常是自行停药或擅自减少药量,导致病情反复。
           精神病人如何回归社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精神疾病的标签一但被贴上,就很难揭下。精神疾病患者往往在发病期间发生攻击破坏行为,这也是很多精神病患者病情已经控制并且稳定但还是不容易被接纳的原因。
          每一个路边傻笑着的、大声吵骂着的孤独患者,内心里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彩虹”。没有外人的喧嚣,没有车水马龙,那里的自己,没有病态,也不会被歧视,也可能都幸福的忘了在现实世界里。
     

     

医院地址:郧西县城关镇春桥路5号 邮编:442600 联系电话:0719-6227168 急救电话:0719-6235120

Copyright ©2017 郧西县中医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XXXXX技术支持:逸云科技